唐栎

@Relax周净弋  @与楽 打扰了!!也青本来一发吗!!!

零:

#一人之下#
七夕七夕!!!也请也青本!!终于出来了!!【链接见评论】
封面@Ticket
作者:@竹染轩阴 @托比屋
cps首发本!!摊位号:i09-11 摊位号:i09-11
转发+艾特2位小伙伴 抽取 2名送 本子 一本 !!!立牌一个~~100转生效~
淘宝链接点这里

从点红心蓝手和评论的人总和里抽一个小可爱出来给我画lof头像,明早开奖。

至少挂到暑假结束嘻嘻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大家都去cp22,我在学校暗搓搓摸鱼

开心的我旋转爆炸着来返图了!!

这么幸运得到了小甜甜五老师的明信片一定要嘚瑟嘚瑟
超好看!特别仙!实物比照片还要更加美美哒

悄悄艾特 @二三四 ( ͡° ͜ʖ ͡°)✧

硬着头皮给自家oc摸个大头

自从进了也青坑,天天脸上都挂着痴汉笑

粮食通通高质量得很,我可以在坑里蹲到死(

翻了翻tag才发现,这么让人浮想联翩的话我的cp脑竟然没上线,在空间里蹦跶着炸的时候完全抓了另外的点orz......真是关心则乱

半夜炸成烟花

万年老咸鱼忍不住要发点东西,写小论文的第一次我就送给青了(。

上回看了更新我还能逼逼两句。这回我简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二叔套路太深,我怕我一张嘴就得哭出声,过后忍不住还要夸青可爱。

太可爱了。加油啊老青。我现在心平气和,宛如一个微笑着,坐在一边看儿子跌跌撞撞学自行车的母亲。(不

腿上磕得青一块紫一块,俊俏的脸擦破了皮。我扶不了他的后座,我只能看着,心里滴血。直到他把车轮踏得生风,轻灵又平稳,而后展翅高飞。

怎么说呢,他该有这一劫。真金不怕火炼,捶打过才成人。

承认失败挺难的,但你不能永远待在瓶子里。青自己也清楚,但这也不是说个过字就能过的坎。有的话听了无数遍,还是要自己亲身经历过才能感悟得透彻。

慢慢来吧,慢慢来。年轻人刚走到世界上,一切都是新鲜有活力的,充满了机遇和挑战。他能认识到自己的缺陷就很好,时候还不算晚,他有余裕去试错。

王也道长下凡的时候也端着,肩膀上的肌肉发紧。他在那一角旁人看不见的黑暗里摸爬滚打了一圈,血浓于水,牵着是真的疼。发现不是所有事都像小学考试那么容易摆平,看过了宝儿姐溜门撬锁的功夫,他最后还是要入世来。

青想跟他站在一起,平等的不是身高也不是功法,是心胸的宽广。那他注定也要学着跌倒,衣角沾着灰尘泥水,还能擦把脸站起来。

最近听过这么一句话,人什么时候成长都不晚。青也是。过程很苦,比寒冬腊月早起做早课还苦。他变作赵念的模样时,也许没想过自己也会和赵念一样的抱头痛哭。

他现在还有点孩子气,满脸的泪水,大睁着眼睛,像丢了糖。小本子里装满密密麻麻的字,比糖重多了,但他还是要学着丢了它,像捏爆装着彩票头奖数字的光球,像卷一团废纸。

说也要做个行者,但他背着的行囊里东西有点多,不丢掉点走不动路。不知道他过去丢过最大的物件是个什么,但现在这个肯定算不得小。肉疼是要有的,看看前路,即将踏上的小径也是蜿蜒曲折,一眼望不到头。他从没怕过挑战,那合该选择轻装上路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他两手空空的时候才最要开怀大笑。

燃天的山火前他在笑,向王也认输的时候,他脸上也挂着笑。搞得他现在像叫西北风吹多了一样,面部肌肉僵硬,总得找个机会放下来歇一阵。所以他现在抿了嘴想搞明白,对自己认输的时候能不能笑。

不怕flag,就赌他能,他就该挺直脊梁活。不管是做winner还是loser,风雨过后他依然要带着骄傲前进,不过这次的笑容该会清爽不少吧。神机百炼该不该学,学了好不好,让他明镜似时时自照着的内景说了算。它是鸿蒙,也是青,它什么答案都知道。

cp都顾不上站,只想着他赶紧从椅子上下来吧,快快活活地甩着小辫子跑几圈,伸伸胳膊踢踢腿,哪都别伤着。

真是亲妈粉了。细长眼露额头这么妖孽,明明该花上五百字去夸他帅。

【方王】老方说你们的男神我承包了

#戏文改了改,往这里扔一份
#短打一发完
#私设老王退役后,方士谦第一视角,ooc慎

王杰希退役那天,方士谦把新买的车擦得锃亮,开到微草接他。

天还蒙蒙亮方士谦就到了。微草大门口围了一片人,还有拉横幅的,都叫保安拦在外边进不来,就站在原地哭,还有的扯着嗓子喊。

方士谦表示这个还能理解一下,队长退役了,粉丝肯定是激动,不舍,没准还有小姑娘期待跟退下来的前队长来一场阔世绝恋。

但他开进大门一看,嚯,宿舍楼底下也堵得水泄不通,连食堂大妈都出来了,手里攥着块手绢儿,眼瞅着就要掉眼泪。

王杰希看见他,朝他招了招手。

方士谦点点头没说话,按了两下喇叭。

这他就不能理解了。也不是以后就见不着了,至于吗这么难过。王杰希家离着这儿走路顶多花半钟头,开车可能还长点,再怎么着也超不过一天。

想回来看看不挺方便的嘛,顺道在食堂蹭个鸡腿也不是难事。

他想起自己有一回路过了心血来潮,就来打过一晃。

结果保安是个新来的,挺敬业,死活不让方士谦进门。方士谦一通电话给王杰希打过去,还被他骂了一顿,说自己碍着他训练了。

最后方士谦一气之下绕到楼后头,翻进去的。

后来保安从监控里看见他,当时方士谦正逮住了王杰希狂揉他脑袋,保安差点没报警。

这不小概率事件嘛,赶寸了。方士谦想,王杰希要想回来,还能叫人挡在门口?

想当年自己退役,跟出来送的就王杰希一个,说的都是套话,还正八经儿地握了个手,敷衍得不行。

欢送会前一天晚上也开完了,正好马上就夏休,队员都喝大了,出门都分不清东南西北。大早上整栋楼都睡得死猪似的,哪有人顾得了看方士谦上哪去。

方士谦感觉自己也不是说不爽。

过去他没退役的时候,队员们也都拍广告,不过没现在那么主次颠倒,主要还是打比赛。

后来他从电竞周刊上看见叶修的事,想想还是要感谢自己老板开明大度大恩大德。这要是换了别家战队老板,指不定怎么作妖。

反正比起这排场,方士谦自己当年退役,就显得怎么看怎么窝囊。

那时候消息刚发布没一天,挺仓促,能赶来的粉丝没那么多。不过食堂大妈倒也出来了,包给他两兜大肘子,新炖的,连着汤得有四斤。

阿姨满眼不舍,跟他说,小方啊,想吃阿姨做的饭了你就回来,阿姨还给你做肘子。

现在战队把人包装得倒是真挺好,方士谦想,可惜了王杰希估计每天叫造型团队管着,不能吃大肘子。

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王杰希,那人正站在不远处,和队员们一一告别。

就王杰希那底子,叫人捯饬捯饬还真整出来一气质男神,大大小小的广告没完没了,镜头特别善解人意,都不往他大小眼上招呼。

我看是不敢招呼。方士谦笃定地点点头。

行李挺多,装了一后备箱,他是不怎么在意,反正王杰希家楼层不高,实在不行的话——方士谦在脑子里打着小算盘,实在不行大不了全让王杰希自己搬。

小年轻们都舍不得王杰希,拉着他不肯松手,又说不出话,光是不住地盯着他们队长,眼眶有点红。

王杰希倒挺能忍,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。他跟每一个队员都来了个拥抱,再鼓励几句,认真得不行。

方士谦坐在车里看着他磨磨唧唧,几乎快要睡着。伸脖子一听,王杰希跟队员交待得那叫一个事无巨细,附近野猫的饮食结构都让他翻个底儿掉。

眼瞅着日头越来越高,最后实在没得说了,王杰希才冲着队员一挥手,钻进副驾驶,特潇洒。

方士谦发动车子,嘀咕了一声:其实就是骚包。

大门口是出不去了,方士谦开着车往侧门拐。王杰希发梢上眼睫上都沾着点水汽。他打了个哈欠,自己捣鼓着把空调拧开。

"哪有那么热,你小心着凉。"

方士谦侧过头问他,"这么多人专门来看你呢,你不去跟人家粉丝说点什么?来,顺手再拿根笔,到那就是一个告别签名会。要签名的队伍能给你排到七环。"

王杰希捋了两把头发,细小的水珠漫天飞溅。他调低靠背,两眼一闭就往后躺。"懒得动,你要想去你去。"

方士谦心说我也不想去,谁稀罕你那点粉丝似的,"我要去替你,那可得戴对儿双眼皮贴,俩都贴一边儿上。"

最后他们还是绕回大门口转了一圈,方士谦特贴心地放慢了车速。王杰希坐起来,摇下车窗远远地跟人招手,颇有阅兵的气质。

总归是踩着早高峰刚要开始的时候到了目的地。方士谦帮着王杰希从后备箱里把箱子都搬出来,一个个的都挺实着,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。

俩人总共也就搬了两趟半,到最后全瘫在沙发上吹空调。

"冰箱里还剩根冰棍儿你给我拿来,再拿罐可乐。"王杰希大爷似的,从沙发缝里抠出来一个平板,打开看电影。下载好的不少,方士谦估计他是一直存着没时间看。

这人,担子一卸下来就没个正形。方士谦对他非常有意见,回忆一下自己当年退役之后,就没他这么颓废,立马打包好了行李就飞香港去购物,大包小包回来差点累趴下。

方士谦最终决定不跟王杰希一般见识。他溜达到厨房打开冰箱,硕果仅存的珍贵冰棍儿三两口就下了肚。

方士谦远远地跟王杰希喊,你就喝点可乐得了。让你不下地,活该。

对方毫无动静。方士谦端着两罐可乐走回客厅,王杰希这才赏他一眼,对着他比了个中指。

"靠!"方士谦气急败坏,一个箭步上前拿着可乐就往王杰希脸上贴。手跟人打着太极,嘴上却问“退下来有什么计划没有?”

王杰希一边专心致志盯着屏幕一边抬手挡他的冰系攻击:"没呢。要不就先歇一阵儿,歇够了去拿个大学文凭,然后再找个工作。"

"多咱算歇够呢?"

"哎呦回头再说吧。"

"玩物丧志啊王大眼儿。"方士谦凭借对王杰希多年的了解,就知道他得在家蹲着。

王杰希这人没事儿的时候就是懒,何况谁退了役不是找片儿阴凉提前享受退休老干部生活啊。想自己刚退役那阵,在家舒服得,简直就想拿着几千万存款坐吃山空吃一辈子。

王杰希面不改色,眼都没抬,拿过可乐单手拉开仰脖就灌。"彼此彼此,你当我不知道你在家躺了俩月,姿势都没带换过的。"

"王杰希你放屁。"造谣还当着主人公面造,这能忍?士可忍谦不可忍。

他一把从人手里抢过来可乐搁茶几上,抓着肩膀把王杰希扯起来坐着,"赶紧的你给我起来收拾东西,趁着机票打折赶紧跟我旅游去。"

"你不上班啊你,这么闲?我有部英剧存了三季了,先看完再说吧。"

姓王的脑回路也不怎么长的,简直不知道轻重缓急。方士谦气得牙痒痒,想,也就我能受得了,换别人早掐死你。

刚才跟队员告别也是,人家电视剧里演的都是先生离死别互诉衷肠,最后来一个拥抱音乐一起气氛一烘托,回头上路从此两不相见。

王杰希呢?他倒好,一人给一个拥抱,真大方。抱完接着唠嗑,刚才怎么就忘了没抓把瓜子。唠到最后没话可说了,都不知怎么收场,难道说今天不早了,我还有事下次再聊?也不能再抱一遍吧?自己看着都替他尴尬。

不行,王杰希要真记着拿瓜子,这会儿估计还聊呢,哪还回得来啊。他起一大早容易吗,王杰希就晾着他,跟人说话说半天,到自己这儿能省几个字就省几个。

方士谦越想越气,忍不住骂骂咧咧。

"王杰希你就弃我于不顾自己在家待着?你好意思吗,太不道德了,老天爷知道你这么没有良知,一定得给你来道雷劫。你说实话跟人挨个都抱完了然后还唠半天磕,你想过我的感受吗?我在一边看着是多么心累,我刚才......"

他口若悬河用尽毕生功力,跟王杰希讲他的所作所为是多么多过分。王杰希一点都没听进去,思绪转了八百六十个弯,眼睛越瞪越大,好像反而没跟上方士谦的脑回路。

"我渡不渡雷劫用不着您老操心。你这话什么意思你?"

"就字面意思,我能有什——"

话刚说一半,王杰希就倾过来,给了他个大大的拥抱,半天没撒手。

"这个意思?"

方士谦还大张着双臂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王杰希搁一边的平板还放着动作大片,爆炸特效音不断从屏幕溢出,震得方士谦的脑袋嗡嗡响。

"别愣着啊。你假怎么批下来?上哪去决定了没有?一路的计划你做啊我反正不管。"王杰希半天没得着回音,心里头有点虚,就侧头去瞧他,“怎么?不是这意思?那......算了。”

"对对对就这意思!”感受着肩膀上的重量和耳边温热的呼吸,方士谦方才回神。他不自觉笑咧开嘴,两手搂上对方的腰,“我这两年年假都攒着呢,地方随便吧,一路走着,想到哪就去哪。"

屋外挺大的太阳高高挂起来了,他倒一点火气都不剩。

谁稀罕他的粉丝跟横幅,连他们男神本人都是我的。方士谦满意地想。

他只要有这一个粉丝,就满足了。

#申请北京瘫加入国粹xx